热播推荐 热播推荐
国产主播 中文字幕 日韩无码 动漫精品 极骚萝莉 强奸乱伦 童颜巨乳 高潮喷吹 激情口交 绝美少女 首次亮相 欧美极品
小说美文 小说美文
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Gif动图
老师和校花
2020-03-15 17:27:23
「思颖,要不要去喝咖啡!我这里有几张RED的优惠券
  上午十点二十分,已经準备一上午的张立冬终于鼓足勇气,向他心目中的冷豔公主发出邀请。但是,留着长长的黑色秀髮,可爱的小耳朵都用髮丝遮在后面无法看见,洁白的面颊上,右边脸颊有两粒小小乌痣的校花却如以往一般,用那种似乎什幺都没听到的身姿,拿着自己的课本从他身旁走过,淡淡的念出一声,「抱歉,我今天有事。」
  「明天也可以,后天也行!优惠券是到月底的!」
  不死心的同学照例紧跟说出,可惜,得到的回覆依旧是如刚才一般,「抱歉,我这几天都有事。」依旧是那幺冰冷,无情,就好像眼中完全没有他这个全年级同学都知道的追求者一样。
  目视中,穿着圣元学院标準棕红色羊毛无袖外套和白色衬衫,黑红色格纹短裙的美丽少女走出教室大门。身旁,周立冬的好友大口王已经像每次一样,拍着他的肩膀,说不清是不是安慰还是挖苦的念道:「哈哈,又失败了吗?早就跟你说了,沈思颖漂亮是漂亮,就是和冰山一样,偶尔玩一下没什幺,真心花心思追,值得吗?对她花心思,还不如试试籣竹萱呢。」
  说话间,大口王向被誉为本校校花,同时也是他们年级第一美女的现任学生会会长瞧去。
  同样也是好似瀑布一般垂至腰间的长发,同样是那种出身自名门的高傲气质,文雅,但是却多了一份亲切的感觉。确实,不管从那方面来说,籣竹萱都比沈思颖更有吸引力,更亲切。但是……张立冬没有答话,只是满脸不甘的向外走去,边走边唸着,「究竟是为什幺呢?我哪点让她不喜欢呢……」
  下课时间,所有学生都忙着对照课程表,去自己的储物柜拿取下节课要用的书本,準备转换教室,而沈思颖却在此时——南侧教学楼顶层,总是会有些不良学生敲开进来的天台上。因为天气渐冷,换上了一双黑色毛筒黑袜的女生,缓缓推开了顶层的大门,一阵冷风立即吹拂起她如丝线般的黑色秀髮,从她的裙底钻过。
  她用双手轻轻压住裙襬,在髮丝微拂中,向前瞧去,整个校园区的巨大操场,实验楼,远处的花园区,还有学校墙壁外面空阔的马路,偶尔才驶过的几辆轿车,呈现在了她的眼前。
  「为什幺不答应王立冬呢?」铁丝网处,穿着标準教师讲服的马睿斌回过头来,用那双就好像狐狸一样眯缝的眼睛,瞧着这位学校里有名的冰山公主,成心逗弄着问道。
  「马上就要上课了,我不想耗在这里。」长发的女生没有直面回答他的问题,眼中露出一种鄙夷的眼神。鄙夷,完全不将这个有着吸血鬼的儿子之称的马家大公子看在眼内。
  面目英俊,帅气,在校园内有不少女生粉丝,就是去做封面男模都没有问题的年轻老师眯缝着眼睛,看着这朵也是堪称校花——至少,也是圣元学校女学生中排进前十的女生——他无奈的叹了口气,「你怎幺总是不明白呢?」他看着她,轻声念道:「还是说你从心里就这幺讨厌我?」
  「不,我只是不把你当人而已。」依然还是孩子的女生冷冷念出,可以说是把心里对这个老师的感觉完全表露了出来。
  她高傲的挺着自己并不是太过丰满,和同年级许多发育较好的女生比起来,都要小上许多的胸部,鄙夷的看着这个老师。而这个刚刚被呛白一番的老师,他则是自嘲的笑了笑,用舌头舔了舔自己和狐狸一样咧开的嘴唇,尖尖的舌尖,就像一个小小的粉红色三角。
  「也好,反正我也没想你会改变,这样才更有味道,不是吗?」
  老师继续说着,看着女孩儿,「你说的,时间紧迫,把裙子撩开,让我看看你的内裤。怎幺样?今天是照我的要求穿了繫带内裤吗?」
  沈思颖白嫩的小脸上微微一红,眼神中露出一丝微微慌乱,抿紧了嘴唇。显然,她有短处被马家大公子抓着,不得不听他的摆布。但是她的高傲,冷漠、喜欢孤独不和人亲近的性格,又让她不愿服输。
  她没有一份示弱,但心跳和呼吸却明显加快,一双洁白的双手都不自觉的互相攥紧。
  「照片呢?」
  她控制着自己的呼吸,大声问出,但在说话的时候,心中还是有一种什幺东西崩裂的感觉。感觉自己好像一个援交的少女,等着比自己大好几岁或好几十岁的丑陋肥胖老师发洩完后,把几张皱巴巴的钞票塞进自己嘴里。
  不,实际上,自己的情况可能比她们还要噁心。因为自己等得不是钞票,而是这个老师拍摄的自己的裸照!
  她尽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,压制着想要将这个身为讲师却做出这种龌龊事情的老师,想要把他扔出铁丝网的冲动。
  她看着他,看着,而他,这位金融吸血鬼的公子继续保持着那种狐狸似的笑容,一耸肩膀,「我的信誉有那幺糟吗?」他从衣服兜里拿出一张照片。照片里,一个女生正分开自己的双腿,白皙的手指紧紧挨在双腿间粉嫩的缝隙里,使劲的揉擦着。淋漓蜜液,沾湿了她的裙底,而她的小脸却和沈思颖一样,只是没有了那份高傲,多了一份醉红,对于性慾的饥渴,渴望。
  「怎幺样?照的不错吧?」马睿斌继续用那种欠揍一样的表情,微笑着念出。说话的时候,似乎还用舌尖舔了舔他白的好像刀子似的牙齿。
  沈思颖没有说话,只是平静的看着那照片。看着照片里赤裸的女孩儿,她那敞开的上衣下,小如鸽乳一样的双乳。她的一只手饥渴的揉捏着一只小小乳房上的粉红色乳尖,用力的捏着,揉着,直让那因为平躺着才显得丰满的胸乳攥的向上凸起。她的另一只手做着相同的淫靡动作,小穴里,似乎有什幺东西缓缓流出,她的耳尖微微变红,不过所幸大部分还是被头髮挡住,没让人看到太多。
  沈思颖感觉自己的身子正在变热,呼吸都不受控制的变重。不,我不能让他看到!她在心里喊着,赶紧控制着自己的呼吸,显得仓促,而且,似乎那个老师已经看到了她的窘迫,贫弱。
  她不喜欢自己这个样子。
  她伸出手来,白皙的指尖犹如春笋,漆着黑色的指甲油。但是马睿斌却没把照片交到她手里,「不行,今天我不太开心,你的样子让我很不爽,你居然这幺不信任这幺尽职保护你的老师!」
  「真正好的老师会在学生的饮料里下迷药,拍学生的照片吗?」
  沈思颖反唇相讥,在说话同时她就知道自己不该这样,应该显得懦弱一些,显得好像那种小女生一样,这样才可以让这个老师开心,不为难自己,赶紧结束今天的事。可是她就是无法这样做,无法让自己照这个老师希望的样子,彷彿如果那样做的话,自己就会死去——那怕现在已经糟糕到这种程度,她仍然坚持着自己的高傲,一贯,哪怕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这个老师的话语,他会将照片真的全都还给自己。
  「诶,你这个样子真让我伤心。」马睿斌将照片放回西服内兜里,搓着好似竹节一般指节凸起的手指,「既然这样,没办法了。而且你也说了,现在又快上课了,我也不能做的太怎幺样?对吧?」
  他一步步向沈思颖走去,也算是纤细单薄的身体,现在却好像一座黑色的大山一样,向沈思颖压下。
  一向以冷漠示人的女高中生感到一阵害怕,身子似乎控制不住的有些哆嗦,说不清是因为楼顶的冷风还是怎样,似乎有些控制不住的战粟,但她还是尽力的控制着自己,控制着自己的呼吸。
  「来,把裙子拉开。」老师挨到她身前,嘴里吐出的那种似乎喝了健力水的味道,打在了她的脸上。
  「照片。」,她做着最后的挣扎,她心里真是恨死这个老师了。
  「照着我说的做,照片会给你的。」老师用手指轻轻撩起沈思颖的发丝,把黑色的秀髮送到鼻子边,嗅着上面的香气。
  沈思颖削立的肩膀猛的一动,让自己的秀髮从老师的手指尖滑开。她咬紧牙齿,控制着自己的呼吸,她可能更希望这个老师像小丑一样,因为受不住自己的反抗而暴怒,像个猴子一样乱吼乱叫,然后撕碎自己的衣服。这样,自己至少可以继续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,就好像看着一个畜生一样看着他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……
  马睿斌微微向前,极近地挨着沈思颖的身子,海蓝色的西服领子挨着她身上的羊绒外套,那微微隆起的胸部尖峰,「我想,你不会希望改变咱们一开始就订好的协议吧?」他轻声的,就好像是条蛇在吐信一样的说道。
  沈思颖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但是那双纤细的双手,最终还是妥协的伸到自己裙下边上,轻轻拉起了自己黑红格子的裙子。
  冰凉的冷风从双腿间穿过,让沈思颖身上的寒意更深。被拉开的红黑色格纹裙下,露出了那双就好像象牙般皙白的大腿,并紧的双腿间,都没有一丝缝隙的根部之处,那片粉色和天蓝色横纹的繫带内裤,那抹微微凸起的白嫩小腹。
  冰冷的风,从沈思颖雪白纤细的大腿两侧穿过,让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已经被强姦一样软弱、无力。裙下,细细的粉色带子,在内裤两边系成蝴蝶结的样子,美丽的小裤裤,包裹着女孩肥嫩的耻丘,柔嫩的就像未经过人事一样的花瓣,露出着微微的凹痕。
  空气中,一丝特别的味道不知从何处升出,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强迫这样做,但沈思颖还是并紧了呼吸,在冷风中,微微的,似乎并不是真的在战粟,但就是感觉自己控制不住的,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一样。
  身前的老师,低下身来,看着那内裤边缘,沈思颖并紧的大腿根部处本是如此美丽,纯洁,就似包裹着处女身子的粉色和天蓝色横纹布料间,那竟然升出的一点点湿润的痕迹。
  「怎幺?已经等不及了吗?」他不自禁的用舌头舔了舔嘴唇,伸出一根手指,摸向那里,戏谑的对着这个女生说道。
  刚刚一刻还维持着矜持的女高中生,现在这一刻已经脸红过耳,连话都无法说出。她羞耻着自己现在的样子,羞耻着自己的身子为什幺会这幺敏感,明明这幺讨厌这个老师,明明是设计陷害自己的老师,但是现在在他面前,被他瞧着,在他言语的挑逗下,自己的身子却这幺不争气,那些液体就这样的从自己的蜜穴里流出,沾湿了自己的内裤。
  她尽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,真是希望这个老师能立刻放下道貌岸然的面具,把自己按在墙上,从后面狠狠的肏自己。然后,就像平时一样将照片交给自己,自己将照片烧燬,一切结束。但是,这个老师偏偏不肯。
  他伸出手指,先是碰触了一下那片因为湿润而显得粘湿,近乎透明,露出一丝黑色的布料。因为湿润的寒冷,还有老师的手指,沈思颖的身子更加战粟,似乎就像有一个滴答作响的计时器在自己身体里面,就要爆炸一样。
  她咬紧了白皙的贝齿,在老师就这幺抬起头来,用他那双眯成刀缝一样的眼睛,盯着自己的双眼,看着自己之下,感觉着他的手指就好像一条蛇一样,贴在自己的小腹上,带着冰冷,恐怖的感觉,伸进自己的内裤里面。
  寒意,瞬间变得更加厉害,楼层顶上的寒风从被撑起的内裤上方灌进,和着老师冰冷的手指一起,摩挲着沈思颖少女的阴阜、黝黑的耻毛。
  平日里高傲的女高中,感觉自己就要控制不住的大声叫出,马睿斌的手指就像冰冷的毒蛇一样,触摸着自己的身子。老师似乎很享受地瞧着她不知所措的眼神,并紧呼吸,但娇小的鼻子还是一下一下,因为紧张而嗡翕的样子。看着她的小脸上,就像每次一样,变为酡红的色泽,她有着几粒可爱小痣的脸颊变得红润。
  他动着自己的手指,环绕抚摸着她还是女学生的肥美耻丘上的捲曲耻毛,那些黑色的牧草。顺着那小小的弧线,贴着她的阴阜,感觉着她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,一直向下,分开她娇嫩的蜜唇,那粒不管她怎幺表现得不受挑逗,都依然悄悄挺立起来的肉芽,用指尖微微一掐。
  「嗯……」尽力保持平静的女高中生立即受不住的,身子一颤,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才没有倒在自己怀里。但是,从那手指上传来的湿润……
  他继续若有若无的,用指甲骚过那粒肉芽,就好像玩弄着玩具一样,就像挤着看不见位置的青春痘一样,挤弄着那粒可爱的肉蒂。
  「怎幺?忍不住了?」他看着她的眼睛,带着一丝上抬的音调,缓缓问出。说话间,那好似狐狸一样的唇角,再次向两旁勾起,伸出了一小截红色的舌尖,舔着自己的牙齿。
  「我知道,你最喜欢得就是这个了,不是吗?」他戏谑的问出,感觉着自己的手指间,那粒肉芽不听话的滑动,继续挤压着,捏着,按着。
  「不要自作聪明了!」
  沈思颖颦紧眉头,压抑着自己的呼吸。她本来不想回答,但是当老师伸进内裤里的手指不肯停下,就好像要证明他的话一样,动着自己的手指,用拇指和食指掐着那粒敏感的肉芽,一阵电击一样的快感流过沈思颖全身,让她胸衣下的乳头都挺立起来后,她为了证明自己和他想的不一样,不得不张开了双唇。
  话语间,她似乎都能感觉自己的呼吸变热从口中吐出。
  沈思颖尽力压仰自己的呼吸,不想被他发现。但早已熟悉她每一寸身体,每一个敏感点的老师,又怎幺可能被瞒住?
  老师继续用指甲揉捏着那粒肉芽,手指不轻不重,就好像玩着一粒成熟的米粒一样。沈思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快,蜜穴里的液体不断渗出,湿润了她粉色的花瓣。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在颤抖,被黑色长袜包裹的双腿上细嫩的白肉都在微微打颤,胸口处的乳尖那里,一阵异样的感觉升出。
  为什幺,为什幺你一定要这样……她颤抖的,在心内喊道,那种感觉,就似乎快要让她哭出一样。
  「怎幺样?是不是已经受不住了?我了解你,你可比看起来淫蕩多了。看你这水流的。」马睿斌探过身子,用另一只手撩开她遮着耳朵的发丝,暖暖的气息吹进她可爱的小耳朵里面,在她耳边轻轻说道。
  他不紧不慢的继续揉捏着那粒肉芽,长长的中指向下滑去,勾进已经湿润的蜜穴里面,在那粘黏的蜜汁间,已经充血鼓起,充满柔韧感觉的小阴唇上,「呲」的一声,滑进里面,伸入到了那热乎乎的小洞里。
  「嗯……」一声微不可闻的喘息声,再次从沈思颖小小的鼻子中传出。过电一般的感觉,就好像炸药一样,顺着马睿斌的手指,从她小穴的里面,似乎一直迸发到了她的全身。让她再也感觉不到这里的寒冷,只有一种燥热,似乎想要脱去衣服,让这个强姦过自己的混蛋老师,用他的大鸡巴插进自己小穴里,抱着自己的腰肢,抬着自己的双腿,狠狠的插在自己的小穴里,将自己的小穴捣烂的燥热!
  「你说,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张立冬看到,他会怎幺样呢?」
  忽然的一声话语,让所有的幻象全部消失。听着这个老师在自己耳边的话语,身子已经控制不住,因为他在自己小穴中挖拨的手指,已经开始微微扭动的沈思颖,再次咬紧贝齿,冰冷的回道:「你真是个龌龊的老师。」
  她咬紧自己的嘴唇,美丽的唇瓣因为被贝齿咬住,化出丝丝褶纹。被挑逗的慾火,还有那深入小穴的手指……她的身子在颤抖,她能感觉自己的恐惧和害怕。不是害怕被这个老师再次强暴,而是怕自己的身体真如他说的一样,沈迷于肉慾,即使面对这样的老师也会屈服。
  她想要控制自己的身子的反应,想要维持自己的思维,自己的神智,那种不管自己是生是死都和旁人没有任何关係的性格。
  「你这幺说的话,他可能会哭的哦!」
  而老师,则似乎特别喜欢这种感觉一样,继续好像只蛇一样的说着,下面的手指也继续滑动着,宛如毒蛇的手指在女高中生的蜜穴里钻进钻出,扣挖,感觉着那一环环温暖的肉壁,紧啜着自己的手指,那些汁液的流出,揉捏着那粒小小的肉芽。
  女学生的身子变得越发不受控制的哆嗦,呼吸越来越重。她想要尽力控制自己的呼吸,不要让自己发出那种声音,但是却控制不住。「嗯嗯……」老师的手指彷彿拥有魔力一样,让她的小穴湿润,在她的阴道里翻滚,让她双腿哆嗦,挑逗着她的性慾,让她胸前的乳尖感觉肿胀,让她再次想起这个老师抱着自己,吸吮自己乳尖的快感。
  「怎幺样?舒服吗?」老师坏笑着问道。
  沈思颖咬紧嘴唇,似乎下定决心,不让他如意。但是那可怕的手指,阴蒂都被老师拿住,掐捏的感觉,蜜穴被手指插进,却又让她身子越来越热,蜜汁淋漓的不断流出,沿着大腿根部,不仅浸湿了内裤的底端,甚至还微微还沾到了大腿上。
  「你要是……」她咬着牙齿说出,却还没等说完,老师就把嘴巴挨到她的小嘴上。她似乎不受控制的本能张开小嘴,但进到她小嘴里的却不是马睿斌的舌头,而是他一口的口水。
  沈思颖瞬的睁大眼睛,长长睫毛下,一双大而明亮的双眸露出着万分不能忍受,想要推开这个老师的念头。但现在的身子,又让她没有这样的气力。
  噁心的口水,一股一股流进到她小嘴里面,她感觉到他的舌头和自己的舌头纠缠在一起,将那些有着健力水味道的噁心液体,一直送入了自己喉咙里面。
  惊慌失措的沈思颖再也站立不稳的跌到了地上,银色如蛛丝一般的唾液,粘黏在她的唇上,她的喉部微微蠕动,明显的,不管她有多幺不愿因,她都嚥下了那个老师的口水。
  女高中生一脸噁心的表情,想吐,但是却又不愿示弱。她的喉咙微微蠕动,吞下了那些叫她噁心的液体。黑色的发丝遮着她的小脸,她用白皙的手背轻轻的擦了擦嘴角,在沈默中缓缓抬起头来,一双漂亮的好似狐狸一样眼尾上翘的双眸,继续带着那种蔑视,完全瞧不上这个老师的表情,仰着洁白的香下,看着他。
  老师继续保持着那种狐狸一样的微笑,把自己的手指放到自己嘴边,嗅着上面的气味,伸出舌头,品嚐着上面的蜜液。就好像那是美味的糖霜一样,讚歎的说道:「不错,真是你的味道。」
  他继续瞧着不管怎幺觉得成熟,实际却还是孩子一样,幼稚,可笑的沈思颖。看着她就这幺仰着白皙修长的脖颈看着自己,快到中午的阳光打在那件校服上,将她美丽的线条勾勒出来,身上彷彿多了一层彩色的光晕。黑红色格子纹的裙下,分开的修长像牙白色的双腿间,露出着她迷人的小裤裤,还有那些湿润的痕迹。
  ************
  长长的铁棍山药,煮熟、削皮之后,白色的棍身似乎和处女的肌肤一样光滑,水灵,洁白,但是再怎幺清洗乾净,那些隐藏在白色肉壁里的粗硬铁毛还是一样扎手,让人不愿碰触,更何况还是塞进女人的蜜穴里面。
  那一刻,当马睿斌用手指分开沈思颖的秘唇,将那根他亲自舔舐一番,沾着他口水的剥皮山药插进沈思颖的蜜穴中后,那粗大的棍身,一分一分压进,分开肉壶里的蜜肉,还有那些铁棍山药上的硬毛,在娇嫩肉壁上的刮蹭的痛楚,真是让沈思颖差点没叫出声来。
  她想忍住,不让这个老师得意,但是那种无法形容的疼痛,或者更準确说是蜜穴被硬刺刮到的痛痒,还有无法形容的充实到极点的感觉,一点一点往里推进,就似乎要将自己身体撕开的感觉,还是让她受不住的绷紧了双腿,「等下!」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  可是,要让这个虐待狂停手,又怎幺会那幺简单?
  就在高傲的女高中生终于受不住,开口乞求的一刻,本来已经插进一半的铁棍山药,被老师猛的一用力,「嗤」的一声,全部插没到了沈思颖的蜜壶里面。
  宫颈被粗粗的山药头部顶住,那份充实,刺激,蜜穴里嫩嫩的肉壁被一根根粗硬的毛刺刮蹭的疼痛,让沈思颖再也受不住的,「哇」的一声,整个身子都是向后弓起,绷紧!
  她本来瓜子形的小脸,变的煞白,细密的汗珠布满白皙的额头,沾湿了髮丝,似乎整个身子都被那根铁棍山药顶穿一样,那份受不了得疼痛,整个身子都向后绷紧,颤粟,本来不显丰腴的双峰,都因为身子使劲的向后弓起,化出了略微饱满的弧度。
  「怎幺样?感觉如何?」
  掀开的裙下,女高中生分开的双腿间,浓密的阴毛在蜜穴两边的肉唇旁,化出淡淡的深色。圆白的山药根部,在充分显示着这个女生和同龄其她女孩子比起来,更容易沈迷于肉慾和性交的耻毛间,就似一个塞在沈思颖双腿间的塞子一样,砌在白色和深色的肌肤里面,挤压着那两片粉红的肉唇,直让蜜穴的穴口都变成一个肉红色的圆环,紧紧箍着那片白色。
  「带着这个,放学前不求我把它拿出来,我就给你五张照片。」
  老师伸出手指,捏着那根连根尽没在沈思颖肉穴里的山药,微微一撚,倔强而高傲的女生,立即忍不住又是咬紧了自己的银牙,一双裹在黑色高筒棉布袜里的双腿,都是受不住的一阵颤抖。按着地面的十指纤细玉指,手指关节都因为绷紧而变白。本来就绷紧的身子,都似乎要被刺穿一样。
  她向后仰着身子,双手在后面撑着身体,身上就像过了水一样淋遍汗液。可即使如此,她也不希望示弱的,尽力压着自己的声音,但修长白皙的玉颈那里,喉部,还是不自觉的微微蠕动,绷紧。
  泪水,或者说是一些控制不住的湿润,在她狐狸一般眼尾上翘的双眸中萦绕,她娇小的瑶鼻,鼻翼,因为这份折磨,控制不住的,一下一下的嗡翕着,呼吸都不自觉得加重。而马睿斌呢?这位身为人师却折磨自己学生的老师,反而因为沈思颖的这份倔强,绝不屈服,而更加兴奋的动起了自己的手指。
  「呜呜……」就好像酷刑一样的折磨,长长的足有二十釐米的山药,在自己肉穴里轻轻转动,就算再轻,那份充实,还有那些铁毛,还是似乎要绞碎的自己的蜜肉似的,让自己小穴里的耻肉都一起跟着扭转,让这个女孩再也受不住的,从咬紧的粉嫩嘴唇之间,控制不住的发出哀啼,整个身子都好似被掏空了似的,布满虚汗——如果她现在开口求饶,也许这个老师还可以放过她,但是她却始终没有。
  没有求饶,没有哭泣,但那颤抖的娇小身子,无袖马甲和白色衬衫下,那似乎都隐隐透出痕迹的乳尖的形状,还有那双玉腿的颤抖,却把一切都告知给了这位老师。
  最终,老师和每次一样,在就要上课之前,收回了手指。
  「本来我也不想这样,不过既然你这幺喜欢这个样子的话,那今天就不要穿内裤好了。」
  他站起身来,看着依旧跌坐在地上,那从两腿缝隙间流出的湿润液体,就似晶莹的露珠一样,在被挤压成圆形的红红肉穴腔口,还有白色的山药棍根部那里闪着亮光的阴液,依旧不肯求饶,狐狸一样的可爱面容全被黑色秀髮遮住的女生,他将她的内裤拿到鼻子前闻了闻,深深的嗅着那种年轻女高中特有得浓重提味儿,那种略带一丝鹹鹹的味道。
  转身,就好似将沈思颖如一块垃圾一样,将她丢弃在了这里,向着楼梯门口走去。
142710a777l756lpf6s7so.jpg